EN [退出]
西安国庆节礼品>中国新闻

_兰考之问:明星县城正被推向新的政治高度

2017-11-23 09:08

时隔48年后,兰考,这个位于河南东部的中部小县,因为在任县委书记的一个“兰考之问”,再次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请大家向我开炮。”兰考县委书记王新军开展自我批评后说。

5月8日上午,河南兰考县委常委班子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会上不断听到掏心见胆的话,一句句发言真刀真枪,一句句批评“辣味十足”。

兰考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教育实践活动联系点。3月18日、5月9日,他两次专程前往这片焦裕禄精神的发祥地视察。

5月9日上午,习近平一下飞机,就在河南省委书记郭庚茂、省长谢伏瞻陪同下,前往兰考县。一路上,他听取了有关兰考县开展教育实践活动情况的汇报。抵达兰考县后,他来到焦裕禄干部学院,参加并指导县委常委班子专题民主生活会。

民主生活会已于5月8日召开了1天。8日,会议从上午8点半开始,过了12点,对照检查才进行了不到一半。郭庚茂要求,为保证批评与自我批评的质量,发言不限时长。会议又从下午一直开到晚上将近10点,相互共提出批评意见313条。

王新军是焦裕禄之后的第十四任兰考县委书记,王新军提出了一个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为什么守着焦裕禄精神这笔财富,50年了经济仍比较落后,10万人没脱贫?

郭庚茂说,“兰考之问”问得好,焦书记去世50年了,兰考没有根本上改变面貌。

48年前的1966年2月,由于时任新华社记者穆青的一篇长篇通讯,兰考一跃成为中国最著名的县城,不是因为这里的富庶,而是因为这里的贫穷。

50年间,兰考因焦裕禄而成为“政治明星”,当地的焦裕禄纪念馆先后迎来数十位国家领导人的视察,而每年的建党节前后,仍有数百万人到此瞻仰。

但遗憾的是,50年后,这座中国最著名的“政治明星”县城之一,却依然头顶着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迟迟无法褪去。

经济短腿

地处豫东平原,北依黄河的兰考,因冯小刚电影《1942》中的那场黄河决口,造成当地黄沙漫漫,也因此造成了这个农业县城之后几十年无法抹去的穷困。

即便是现在,步入兰考县城,四处看到的,仍不过是几条简单的街道、低矮的民居,处处显示着这座县城的破落。

按照兰考官方公布的数据,2013年,兰考县实现生产总值193亿元,按照当地公布的全县人口83万计算,兰考县的人均GDP仅为2.3万元。

无论是从GDP总量,还是人均GDP数值上,兰考县都与周边县相差甚远。

农业,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依然是这个贫困县的多数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

2009年5月27日,时任河南省委书记徐光春撰文指出,无论是从全省乃至全国蓬勃发展的大背景看,还是从调研和查阅的省内外县域经济发展资料反映情况看,兰考的经济社会发展仍相对滞后,发展不足和质量不高的问题还比较突出。

和大多数人一样,徐光春也不禁疑问:“改革开放已经30多年了,发展的机遇一波接着一波,发展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与兰考条件相似、位置相邻的河南长垣、山东曹县都抓住了机遇异军突起,为什么兰考还是发展的洼地?”

显然,在徐光春看来,兰考的这种经济上的短腿,与兰考自身的“政治明星”县城的身份,并不相称。

“急功近利”

事实上,焦裕禄之后的兰考县,也曾迎来过“轰轰烈烈、大干快上”的时光。一位河南大学的教授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20多年前的1991年,河南省委、省政府曾拟定,要在兰考建设30多个项目。当时,兰考县政府的一楼大厅里,曾经挂满了各种项目的规划说明。但遗憾的是,20年后,这些项目中的多数依然停留于纸面,甚至无疾而终。

一个诞生过焦裕禄精神的县城,为何在工业化的道路上屡遭挫折?

在郑州的一位地产老板眼中,“急功近利”成为阻碍这座农业县城崛起的重要障碍。这位商人说,前几年,他到兰考考察时发现,兰考虽然人口多,但房价较低,而且政府接待时也很热情,便认为如果投资当地房产,应该会有机会。但刚投资,甚至项目还没正式开工,麻烦便接踵而至。

“某些项目刚一开工,当地一些人就以占地等理由变相向投资方要钱。不少投资方一看这架式,吓得都不敢来了。”当地一位老干部抱怨说。

此种观点同样得到了徐光春的认同,“兰考的社会发展环境不够好。服务型政府建设滞后,服务意识不强,不作为、乱作为、慢作为不同程度地存在,致使外地企业不愿来、本地企业难成长。上世纪90年代中期全省工业‘十面红旗’帮扶兰考的项目和企业现在已基本销声匿迹。”他说。

随着周边县市的不断崛起,包括兰考县长周辰良在内的一些地方官员,在开始意识到招商、开放的重要性后,纷纷加大了招商的力度。但遗憾的是,由于不少项目急于求成,缺乏科学论证,最终造成被迫处于半停产状态,百昱光电和福临银基服装城项目,便成为其中的失败典型。

在5月8日的民主生活会上,周辰良自我批评说,福临银基服装城作为兰考县于2011年引进的项目,由于当时考察的时候觉得这个项目怎么上得快,怎么能够出形象,怎么能够让上级领导看了高兴就行,对开发商的资金投入力度了解不够,最终造成这个项目成为“烂尾”项目,被占用的近千亩耕地,沦为荒地。

“明星”光环

“政治明星”的光环,依旧是兰考这座县城不可忽视的背景。

2013年11月26日,在由河南省委、省政府印发的《河南省深化省直管县体制改革实施意见》中,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兰考县,与巩义市、永城市等经济强县一起,开始于2014年1月起,被列入由河南省委直接管理的直管县名单。这意味着,与周边县市相比,兰考将在行政、政策等领域,拥有更多的权力。

就在习近平前往兰考视察前,5月1日,兰考县与浙江省义乌市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根据该协议,义乌市将在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实施产业转移中,优先把兰考县作为企业转移承接地。以“园中园、产业园”的形式,引导和组织企业在兰考县投资兴业。同时,义乌市还将提供优惠条件,支持兰考县特色产品、优势产品通过义乌的市场平台进行展示销售。开辟兰考农产品展销窗口,并依托义乌的国际商贸城为兰考县培养来料加工经纪人,并提供来料加工业务,帮助兰考居民增加收入。

兰考,这座50多年来的“政治明星”县城,正在被推向一个新的政治高度。但曾经多次错失发展机遇的兰考,此次,能否将新的“高度”。

  新闻加点料

     争当贫困县:中国当代政治生态一景

  总的来看,中国针对贫困人口的扶贫专项资金投入逐年增加,规模不断扩大。而且,财力的不断增强和重点偏向贫困县的扶贫策略,也为重点贫困县提供了巨额的财力补贴。近几年来,中央财政扶贫专项资金以平均每年超过100亿元的速度在增加,这给各县市入选贫困县名单提供了最强的激励。

截至2013年底,全国近3000个县市区,国家级贫困县只有592个。2013年,中央财政专项扶贫投入为406亿元,较2008年的197亿元,翻了两倍还多。只要入选,每个县平均都可以获得数以千万甚至上亿元的补贴,这些财政补贴往往是一个贫困县全年财政收入总额的一倍甚至是好几倍之多。平均来看,光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每个贫困县每年就可以获得3000~5000万元的中央补助。同时,一旦入选贫困县,与之相伴随的各种附加政策优惠和税费减免则会更多;而且,这一政策能持续多年,甚至是终身的。因此,在中央、省市各种优惠政策和措施的刺激下,各地都争先恐后地努力成为贫困县,这也就是各地争夺贫困帽的根本原因。

贫困县官员为何不愿脱“贫困帽”?

贫困县之所以不愿意脱贫摘帽,是因为有些干部认为即使在扶贫开发上没有多少业绩,也影响不到政治前途,还能坐享其成,得到源源不断的资金扶持,何乐而不为。因此,建立贫困县退出机制大有必要,而且还应完善与之相配套的干部激励机制,对于在扶贫工作中有突出贡献的干部优先提拔使用,对于那些浑水摸鱼,靠争创贫困县获取利益,或者扶贫工作达不到预期效果的干部要严格问责。贫困县之所以不愿意脱贫摘帽,是因为有些干部认为即使在扶贫开发上没有多少业绩,也影响不到政治前途,还能坐享其成,得到源源不断的资金扶持,何乐而不为。因此,建立贫困县退出机制大有必要,而且还应完善与之相配套的干部激励机制,对于在扶贫工作中有突出贡献的干部优先提拔使用,对于那些浑水摸鱼,靠争创贫困县获取利益,或者扶贫工作达不到预期效果的干部要严格问责。

 

 

当前文章:http://j9yig.ddqdgj.cn/guoneixinwen/t20171116_gaxjs.html

发布时间:2017-11-23 09:08

阿尔法兽  风湿病的症状及治疗  福州大学  网络红人排行榜美女  泰州市安全教育平台网  猎豹q6最快能跑多少  繁星直播间官网在线  邓鸣贺为什么得白血病  06好男儿冠军  营改增对餐饮业的影响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兰考之问:明星县城正被推向新的政治高度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驴妈妈旅游团购